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邓子基之窗

光明日报报道:邓子基自称“老师”和“老兵”(1)


发布时间:2009-12-05 18:05:02     来源:www.fjdzj.org.cn     浏览次数:0


邓子基

  他是我国财政学界的大家,“国家分配论”的代表人物,致力于建立发展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国家财政理论体系,与时俱进,理论之树常青;11岁失去父母,一生桃李芬芳;三尺讲台一站60年,85岁仍坚守教学第一线。他说:“我不是大师,是老师。我不是泰斗,我是‘老兵’。”
 

邓子基——“80岁的年龄、60岁的身体、40岁的心态。”

2007年6月23日,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国际会议厅,邓子基从教60周年庆祝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在这里举行。

  “财政学界的泰斗”、“一代大师”,致辞的领导、来宾和学生代表对邓子基在教学和科研上的成就这样评价道。85岁的邓子基坐在台下聚精会神地听着。

  该邓子基致答谢辞了。“大家对我从教60周年和科研活动讲了许多过誉、过奖的话,我愧不敢当。你们说我是大师、是泰斗,我仔细考虑过了,我不是大师,我是老师。我不是泰斗,我是‘老兵’。”邓子基讲得很真诚。

穷山僻壤的孤儿

  邓子基是一个苦孩子。

  1923年6月,邓子基出生在福建沙县夏茂镇儒元村一个贫困家庭。11岁那年,邓子基的父母相继去世,从此,孤苦伶仃的他只能靠自己勤快的双手独自谋生。

  1934年的寒冬,衣衫褴褛的邓子基来到镇上,找到一家杂货店,向店主说明了自己的遭遇。店主听后,非常同情,决定收下他当学徒。干活时,邓子基从早到晚一刻也不闲着,把店面收拾得利利索索,吸引得回头客越来越多。生意好了,老板心里自然高兴,每个月除了包吃包住,还给邓子基两块大洋作为奖赏。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邓子基终于攒了十几块银元。他决定告别小镇,到南平上初中。

  邓子基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有一次,他生病了,“打摆子”打得厉害,身体很虚弱,连走路都走不稳,老师和同学们都劝他回宿舍休息。“不,我还能坚持。”邓子基说。

  上完课,邓子基又踉踉跄跄拖着病弱的身体,去打扫学校的卫生。他要把厕所冲洗得没有一点异味。因为,这些差事做好了,也能为他领取奖学金多添一个筹码。

  进初中后的第一次大考,邓子基取得了语文和数学等科目的第一名,他终于领到了学校颁给的奖学金。

  就这样,邓子基靠勤工助学,靠奖学金,完成了初中、高中学业。

  1943年,邓子基参加全省高中会考,获得了被保送到国立政治大学的入学资格。与此同时,邓子基还考取了国立交通大学航空系。国立交通大学开学较早,邓子基先到那读了六个月,读的是飞机制造专业。

  山城重庆的冬天快要来了。这时,邓子基发现自己所带的钱几乎用光了,身上只剩下一件用来御寒的棉衣,吃饭也快成问题,学校又催他赶快交学费了。

  “我身上没钱,曾有几个华侨资助我。后来还是交不起学费,我就从交通大学退学了。政治大学开学比交大晚半年,于是我又跑到那儿去念,读经济系。”邓子基回忆说。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邓子基解释,一是政治大学包吃、包穿,还给些零用钱,二是毕业后包分配。

  历史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帮邓子基做出了选择。交通大学也许失去了一位未来航空领域的科学家,而政治大学却迎来了一位有智慧、有毅力的新生。邓子基正是从这里开始了他的学术探索,一步步成为著名的经济学家、我国社会主义财政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中国财政学主流学派“国家分配论”的标志性人物之一。

成为王亚南的弟子

  1947年7月,邓子基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江苏泰兴县税务局工作,当了小公务员。此时,内战爆发,通货膨胀,民不聊生。年轻的邓子基以经济学者的眼光思考着祖国和自己的前途与命运。他辞掉已经干了3个月的公务员一职,怀着一腔热血回到福州,加入了共产党的外围组织“民主联合会”,投入民族“反饥饿,反内战,争自由”的斗争洪流中。

  期间,邓子基也找过几份工作,但都觉得不太合适。新中国成立了,他在等待机会。

  1950年春,厦门大学校长王亚南教授领衔成立了厦门大学经济研究所,并开始招考新中国首批经济学研究生。

  当时厦门大学也和全中国一样,万木复苏、百废待兴,选择经济学作为突破的课题,有着划时代的深远意义。

  王亚南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马克思《资本论》的最早中译者之一。王亚南不仅是校长,还身兼研究所所长、导师多重职务。

  邓子基通过研究生招生考试,以福州考区第一的成绩,成为王亚南的首批弟子。

  王亚南对邓子基说:“你做过税务工作,就读财政学吧。”“学财经是王亚南校长帮我定的,他对我做学问的方法,为人治学影响很大。”邓子基今天回忆起这些往事,心里仍感到温暖。

  王亚南待徒如子,不仅督促、辅导邓子基的学业,还无微不至地关怀他各个方面的成长。王亚南的言行让邓子基受益匪浅。邓子基说:“王老师永远是我人生旅途上的坐标,他时刻提醒着我,只有对学生付出全部无私的爱,才有资格坚守教师的岗位。因此,在我60年的教育生涯中,我恪守了他留给我的10字宗旨:教书、育人、出人才、出成果。”

  1952年,邓子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成为新中国第一届研究生,王亚南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工作。

  国家分配论的倡导者

  邓子基留校后,全身心地投入了教学和科研活动。除了教学外,他还兼任校教务秘书,不久又兼任校教学改革委员会秘书,为三个正副教务长和校长服务,工作量之大,工作效率之高可见一斑。

  1957年,西南财大一个叫许廷星的老教授写了一篇文章,提出“财政是分配关系”,邓子基从中得到启发。1962年,他写了《略论财政本质》的论文,在《厦门大学学报》第3期上发表,较早全面系统地论证和倡导了“国家分配论”,并且提出了“财政的本质是以国家为主体的分配关系”的著名观点,这一理论在财政学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何谓“国家分配论”?简言之即财政的本质是国家参与国民收入分配和再分配的活动及所体现的分配关系。

  邓子基的学生、国资委研究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李保民博士对记者解释说,新中国成立后,要搞经济建设,钱怎么管?“国家分配论”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实行统一财政,由国家集中管理经济,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集中财力办大事。

  1962年,邓子基又在《中国经济问题》第4期上发表了《试论财政学对象与范围》,在第11期上发表了《财政只能是经济基础的范畴》等文章。

  “邓子基的这些文章很好地运用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立场观点来分析财政本质问题,论述全面而系统,从而确立了他在我国财政学界的‘国家分配论’代表人物的地位。”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馨说。

  这些文章让学界知道厦门大学出了一位很有名的青年教师。此后,邓子基开始专攻国家财政学和税收理论的研究。

  但是,“文革”中,邓子基的教学、科研活动被迫停止了。直到粉碎“四人帮”以后,1979年,这位“青年讲师”才成为一名“副教授”,这时,邓子基已经56岁了。

  1980年,邓子基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拨乱反正”后我国发展的第一批知识分子党员,当时,本报头版还专门报道了这件事。

  1983年,邓子基以60岁的高龄,被评聘为“文革”后的首批教授、博导。

  与时俱进的研究者

  此时的中国,改革开放大潮汹涌澎湃,人们思想解放,经济领域的学术研究也异常活跃。

  “国家分配论”开始遭到一些专家学者的质疑。针对出现的争论,中国社科院召集全国80多位专家,在厦门大学召开了一次全国财政基本理论座谈会,就财政的本质问题展开讨论。

  邓子基是“国家分配论”的倡导者、坚持者,但他没有固步自封。在会上,邓子基认真倾听大家的批评,没有发表意见。1983年,他吸收了那次会上专家们的意见,结合自己的思考,在《厦门大学学报》第4期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为“国家分配论”答疑》。

  文章开头,邓子基这样写道:各学派论点给我很大启发,对修改《社会主义财政学》教科书,进一步研究财政理论都有很大好处。

  “各种学说都有他的道理,吸收众长来充实‘国家分配论’,我来答疑,这篇文章很重要,巩固了‘国家分配论’的主流派地位。”邓子基回忆道。

  “从我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就告诫自己‘不当学阀’。”邓子基说,中国的财政学是开放式的,经济学的一切先进的或前沿的理论永远值得学习,只有这样,才能够解决改革开放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新矛盾。

  邓子基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他的思想和理论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与时俱进。

  进入二十世纪90年代,随着我国明确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构建公共财政是财政改革的基本目标与任务,“公共财政论”对“国家分配论”形成了强大的冲击。

  “邓老把‘国家分配论’和‘公共财政论’非常巧妙地结合起来,并且主张以‘国家分配论’来发展‘公共财政论’,从两者交融当中去提炼他对中国财政改革未来发展的意见。”中国社科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高培勇教授说。后来,邓子基也逐步开始赞同“公共财政论”,并且相应形成了自己的一系列观点和看法。他提出“国家分配论”和“公共财政论”之间的关系,应当是“坚持+借鉴=整合+发展”,从而形成了他的新“国家分配论”(即“国家财政论”)。

  邓子基将“国家分配论”与“公共财政论”在理论层面进行的整合,取得了显著成绩。财政学界耳熟能详的“双重(元)结构财政”、“保三争四”、“一体五重”、“一体两翼”等概念都是这两个理论整合的成果。

  “这些概念及其所代表的财政理论,能够有效地解释我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而引发的实践问题,并且还能对改革的进一步深化提供支持和指明方向。”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教授杜放博士说。

  高培勇说:“我丝毫没有感觉到邓老的思想是守旧的。我常常能在研讨会以及和他的交谈当中发现很多新的亮点,在他的身上,我能看到一股与时俱进的干劲。他一直都紧密联系我国改革开放与现代化建设的实践,在不断探索中开拓创新。”

  在张馨看来,邓子基与时俱进的精神,还表现在他勇于随着时代的变迁和认识的改变而修正自己的观点。这一点,典型地表现在邓子基对“双元财政论”的态度上。

  二十世纪90年代初,叶振鹏提出“双元财政论”观点时,邓子基曾一度认为该观点是不对的。到了1997年,邓子基开始认识到该观点是正确的,认为“双元财政论”既坚持了“国家分配论”关于财政与国家关系的基本观点,又指出了市场化改革所引起我国财政基本性质的转变。于是,他转而提倡该观点,并写出了若干文章,不仅倡导了该理论,而且还以自己的分析发展了该理论。
 

网站首页|最新动态|网站公告|基金会介绍|资助与奖励|基金申报|理事名录|捐赠之窗|基金会介绍|邓子基之窗|受捐赠者资料|联系我们|留言薄
基金会地址:厦门市厦禾路618号财智广场633室
联系电话:0592-8764030 传真:0592-5155217 电子邮箱:fjdzj2007#126.com(使用时将#换成@)
Copyright © 2009 福建邓子基教育基金会 版权所有 闽ICP07058980号
技术支持:厦门维品网络